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今日热点 » 正文

奔驰女车主违约 对方索赔364万 维权女王反被维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07  

奔驰女车主违约

奔驰女车主违约

原标题:奔驰女车主违约具体怎么回事?奔驰女车主违约全部经过曝光!

奔驰女车主违约具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在网络上闹得很大的奔驰女坐引擎盖哭诉维权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作为维权的代表,薛女士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网红”。不过所谓人红是非多,薛女士最近遇到了麻烦,她被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告上了法庭,索赔364万余元。

奔驰女车主违约具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在网络上闹得很大的奔驰女坐引擎盖哭诉维权事件引起广泛关注。作为维权的代表,薛女士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网红”。不过所谓人红是非多,薛女士最近遇到了麻烦,她被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告上了法庭,索赔364万余元。

原来,在6月12日,该技校的委托人陈天哲与薛女士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约定,学校支付薛女士年薪100万元(税后),薛女士通过直播和视频为学校宣传。然而薛女士却没有任何协议精神,让学校损失惨重,不得已才使用法律武器。

奔驰女车主违约

奔驰女车主违约

薛女士近日也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她表示学校资质有问题,哪怕对方告自己也不愿意做虚假宣传。而且薛女士拒绝履约的理由是:她认为对方是在蹭自己热度,恶意炒作。

但是薛女士的说法也遭到了部分网友的质疑:你在签约前就没有看对方的资质么?还说别人蹭你热度,如果你没热度没流量他们会找你代言么?

不过这所学校也十分荒唐,一所学校不请好的老师,却花了一百万请一个和学校毫无关系的代言人,实在令人难以理解。目前现在这件事情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也已经正式受理了。让我们继续关注此事的后续发展吧!

用“奔驰女车主”维权的方式对她维权

这不是“奔驰女车主”首次被人维权。

在走红过后,网上很快有人曝出,薛某拖欠商户、快三投注平台商钱款数百万,还有爆料称其卷款逃逸。她对此都予以否认。今年7月,上海警方通报,她未涉合同诈骗,不予立案;8月份,上海闵行区法院对其母亲发布了“限高令”。

此次薛某又卷入纠纷。她曾说过“只想回归平静”。可从目前看,这近乎奢望——很多人并不打算让她就这么退出公共舆论场。这些人也解锁了她维权时的那套“打法”。

奔驰女车主违约

奔驰女车主违约

薛某当初对4S店维权的成功,本就跟借势舆论不无关系。无论是坐上引擎盖哭诉的举动,还是“我几十年的教育受到了奇耻大辱”“我就是太讲道理才被你们欺负”等表述,都击中社会痛点、引发民众共情。正因如此,她维权诉求点是个人权益,但迅速被导入公共场域。

之后对其维权的“债主”,也学会了这点:他们趁着她热度正高之际维权,本就是搭新闻便车——在她跟4S店和解的当晚飞赴西安要钱,就踩准了最有效节点;而借助大V搞舆论战,也是在借势舆论。这算是维权版本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此次事件中,学校相关负责人也在各种挖掘薛某的“IP价值”:该校委托人直言不讳地称,起初找她代言,就是“因为她有流量、有影响力”,并专门为她配备了直播网红团队。后来还在微博上同步了合作进展。此次起诉,也是在微博上大张声势地公告。

“维权者反被维权”,这般情节落到“维权女王”的头上,确实挺有戏剧性。无论是“债主”还是涉事学校,都在以此为杠杆,将普通民事纠纷或商业纠葛“撬入”公众视线,以期加速解决。

但这对薛某显然是消耗:她凭借一次“声动人心”的哭诉维权,让自己实现了名声上的“资本快速积累”。但此后每次被蹭热度,对她都是一次拖拽,最终将其声誉拽到了下行线上。

“拿规则说事”对她跟状告者一体通用

在此事上,薛某斥有关校方负责人是蹭热度,这或许不假。但“蹭热度”最多是道德指摘,算不上法律指控。

这起个案中的是非,还得看硬核证据,看谁恪守了规则,谁又违反了规则。

此次事件中,有几处细节值得注意:1,双方确有协议达成,但因故未履行;2,薛某并没有拿钱不干事——她并未向校方提供供打款的身份信息。

相较于是否“蹭热度”,有无恪守契约等更能左右案情定性。本质上,这就是拿法律规则说事。

奔驰女车主违约

奔驰女车主违约

“以规则为准绳”比道德臧否通常更有力。事实上,“奔驰女车主”所涉的这些纠纷,最终也都避免不了被放在“规则尺子”下度量,被置于法律视野中审视。这也是息讼止争的不二途径。

“奔驰女车主”坐引擎盖维权,能撼动金融服务费等潜规则,成为标志性的消费者维权事件,究其根本,也是因为她站在了规则一边,所以公众也站在了她这边。其维权启示录里的重要一条,就是要依照规则维护自身权益。

后来薛某被传诈骗、携款潜逃和被“立案调查”,都被警方“澄清”。职能部门为她“维了权”,遵循的就是规则,依据的也是事实。

这里面,规则对“奔驰女车主”跟状告她的人一体通用。“维权者”或“被维权对象”的身份,并不能跟“对/错”“好/坏”直接对上号。

他们的指控或辩解有没有道理,只能是看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收束在了规则框架下,在法律、伦理上是不是占理的一方。对“奔驰女车主”而言,尤其如此:“拿规则说事”不是只照他人不照自己的手电筒,她曾凭着法律规则成功地维护了权益,也有义务去遵循规则。

薛某在对他人维权后,成为他人维权的箭头所指,并不是对她拿着规则维权的否定,而是对规则适用面的广谱性的重申。

说到底,“用规则说话”虽然“理中客”,却有用。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